蝉。

拿同学的线稿涂着玩,看到估计会被吐槽那道光是怎么回事,嗯中二病不可以吗

让我送画不阔以,上色阔以考虑,说真的,懒,肝御魂中。

「先生,可愿听我讲故事」


不听,走

全部补完,偷偷把昨晚的半线稿隐藏了。

等等…看了传记这对是可以吃的。

升狗粮的时候发现SR里堆了个书生气小哥,原计划是涂个花哥什么的。

有空再…发誓也不修仙了真的看我动摇的眼神 (¬_¬)

索拉卡只玩AD,负36D不存在奶。

感觉自己像色盲,上色上不出自己草稿的感觉。

过几天我家小鸽子过生日,提前涂好嘻嘻。^q^

一边看逃生二解说一边翻车魂十,半夜看第一道草稿贼恐怖。

有空再继续涂,看解说要紧。(ˉ﹃ˉ)

“我爱你们。”


一图层叠底上色,就很舒服。

一只炮,画反了。:(

不妥,偷偷换成之前的练手图。

深夜悄咪上个色。

来一打鲜花饼。

第二名也想要吃鸡。のωの

可怕的外功阿爸们。

渣渣扫描仪。 (¬_¬)

放任扫描仪吃灰。

好像的确没有分享过这本本子上画的,不过本子已经差不多画满丢回家吃灰了。:)

最近很想遇到她。

妹子对我说喜欢我画的花,于是。

彩铅是什么,完全玩不转。

三只辅助,其实不爱蔡文姬。 (¬_¬)

😪挂着机画画一直邀我打,结果打了几把跟没打一样。

© 蝉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